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云天沙龙

网海有限,偶遇也是缘分!

 
 
 

日志

 
 
关于我

1960年代,常徜徉于香港山水之间。 1970—90年代,频繁穿梭荡游于台峡两岸的锦绣河山,尤喜探游穷乡僻壤与深山老林。 2000年,开始走出神州,出闯东南亚诸国,吮吸异国风情。 平生最爱寄情于水于云于天于林莽,宗大自然为师。 闲时钟爱饱览散文游记,藉以神游天下。

网易考拉推荐

文以养心文库 (卷六)——中国近代最逗趣的奇才怪彦  

2015-07-04 10:07:36|  分类: 鸿文荟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云天原创  

本文库为可持续之文学公益文库,藏品将持续扩增,方便您探索文学宝藏,敬希垂注

文以养心文库 (卷六)——中国近代最逗趣的奇才怪彦

        且让我们来数一数我华夏子孙与诺贝尔文学奖到底有多少缘分吧:

第一位获提名诺贝尔文学奖的华人——辜鸿铭(1913

第一位凭中文作品赢取诺贝尔文学奖的华裔作家—— 高行健(2000

第一位夺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 莫言(2012


         而历史上获提名或传闻获提名的华裔作家,有以下诸位:

林语堂

沈从文

钱钟书

鲁迅

巴金

老舍

胡适

王蒙

北岛

洛夫

艾青

         以上诸公,粒粒皆巨星,位位皆文坛精英 ,作品皆脍炙人口。

         然而,如果要来一个选举,选出近代最传奇最不羁最学贯中西最百年不遇最具争议性的人物,则非排在最顶上的辜鸿铭莫属。
文以养心文库 (卷六)——中国近代最逗趣的奇才怪彦 - 水云天 - 水云天沙龙
        他一个人最怪物,其他诸公和他一比,都算是乖孩子。

       20世纪初,西方曾流传一句话:“到中国可以不看三大殿,不可不看辜鸿铭。”, 当时洋人心目中他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

        他自称 ”一生四洋“:生在南洋,学在西洋,婚在东洋,仕在北洋。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葡萄牙等凡9种语言;获13个包括文、理、工等科的文凭与学位;第一个将《论语》、《中庸》用英文和德文翻译到西方,后来也翻译了《大学》。

           他在北大任教,同校的外国学者在教员休息室碰见他时,人人仰其大名无不对他彬彬有礼,但他却毫不客气,见到英国人,用英语骂英国人;见到德国人,用德语骂德国人;见到法国人,用法语骂法国人。他进课堂上课时,一身遗老装扮,头戴黑缎面平顶瓜皮帽,身穿方马褂,脑后拖着用红丝线夹编而成的辫子,学生们一见马上哄堂大笑,辜平静地说:“我头上的辫子是有形的,你们心中的辫子却是无形的。”此言一出,狂傲的北大学生一片静默。

        他本来是完全受着西学洗礼的影响的,回国之初,乃至当幕僚期间也是一身西装革履,可是半路受到《文通》著者马建忠的熏陶,数年间埋头钻研中国四书五经,竟遽然从此蔑视西学 ,转而推崇儒学至于无以复加的地步,更且立志终其生长袍马褂身上披,瓜皮小帽头上戴,双梁布鞋足下蹬,黄毛小辫脑后拖,身体力行向中外鼓吹儒学救世。这一大怪转变,却也造就了他除却是西学通外,也同时是国学大师,学问境界更上一层楼。

       转变后他百分之百拥护君主制度,对北大学生说中国社会之所以大乱,主要原因是没有君主。他举了一个例子:“比如讲法律吧,你要讲‘法律’(声音很小),没有人害怕;你要讲‘王法’(大声且一拍桌子),大家就害怕了。由此可见,少了那个‘王’字,能行吗?”。他大半生拥护皇权,不过也并非一遇到权贵便叩头。慈禧太后过生日,他当众脱口而出的“贺诗”是“天子万年,百姓花钱万寿无疆,百姓遭殃”。袁世凯死,全国举哀三天,却特意请来一个戏班,在家里大开堂会,热闹了三天。

   胡适初到北大任教时,非常年轻,又提倡新文学。辜鸿铭对此恼火至极,从不拿正眼看他,说胡适讲的英语,是美国的乡村土语,与高雅风马牛不相及。胡适开哲学课,更是让人笑掉大牙。他说,欧洲古代哲学以希腊为主,近代哲学以德国为主,胡适不会拉丁文,又不懂德文,他讲哲学,岂不是误人子弟吗?在北大,一个是旧学代表,一个是新学代表,他与胡适的对立,一直维持着。

        辜鸿铭的文才,堪称泰斗之材,由以下一事可知:有一年,袁世凯的部下张勋过生日,辜鸿铭送了一副对联,上联是:“荷尽已无擎雨盖;”下联是:“残菊犹有傲霜枝。”事后,辜鸿铭故作神秘地问胡适,这副对联有什么含意。胡适笑答:“‘残菊犹有傲霜枝’,当然是指张大帅和您老的辫子了。但不知‘擎雨盖’是指什么?”辜鸿铭答:“‘擎雨盖’就是清朝的大帽子。”于是两人抚掌大笑。

       罗振玉为他著的《读易草堂文集》写序时盛赞他的中文文章为“天下之至文,沈疴之药石,非寻常学者可以等类齐观者也。”。 而他的外文修养则以英文最高,可谓已臻化境,他写的英文文章典雅漂亮得连英国人也深为折服,认为“辜鸿铭的英语词汇罕见地丰富”他因为精通洋文,少年时候便能把弥尔顿长达六千多行的无韵诗《失乐园》倒背如流,所以他大部分的重要作品都用洋文写成,他的名气在西洋学术界远比在国内大,尤其在20世纪初,辜鸿铭更是海外名气最大声誉最隆的华人学者,洋人心目中他就是中国。

       对这个长袍马褂、妻妾成群却学贯中西的旷世怪杰,后人评价不一,因为他学问高广,誉之者捧之上天;因为他行为狂傲,贬之者踩之入地。他确实是一位充满复杂矛盾的人物“保守”、“先驱”、“遗老”、“时杰”、“狂人”、“奇才”、“疯子”、“……集于一身一大堆形容词用在他身上都嫌少,其特立独行的行径在中国近代史上首屈一指。他简直不是寻常的天才,大概该是十个天才相加起来的合成体吧!

   当辛亥革命推翻了最后一个封建王朝,辜鸿铭的悲愤和无奈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他发誓以守护古制为己任,以自身作为中国保守主义的最后据点,以辫子作为中国文明的最显著的标志。

          1928430日,他怀世道沧桑的无限遗憾惆怅,倒在前他的生的怀抱中,不甘地上了双眼,享年72岁。

       印度圣雄甘地称他为“最尊贵的中国人”。

  林语堂说他:「英文文字超越出,二百年,未其右。造、用字,皆上乘。而言之,有辜先生之超越思想,始有其人之文采。鸿铭亦可拔萃,人中铮铮之怪。」

        温源宁说他:「一鼓吹君主主的造反派,一以孔教人生哲的浪漫派,一个夸耀自己的奴隶标识子)的裁者;就是这种自相矛盾,使辜鸿铭成了代中最有趣的人物之一。」

         胡适说他:在的人看鸿铭着辫子,谈着「尊王大」,一定以他是向来顽固的。不知初辜鸿铭是最先剪子的人;,衙门里万寿,他坐后来人家革命了,他才把子留起。辛亥革命,他的还没全,他戴发结子,坐着马车乱跑,很出风头这种心理很可研究。初他是「立高」,如今竟是「久假而不」了。

文以养心文库 (卷六)——中国近代最逗趣的奇才怪彦 - 水云天 - 水云天沙龙

        1915年,辜鸿铭用英文写成的《中国人的精神》The Spirit of the Chinese People),又名《春秋大義 出版, 該書由一系列論文集而成,文中闡釋中國人的精神生活,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價值,並主張用儒家思想對西方社會進行改造 此书一出,在西方社会引起巨大反响,先后被译为德语、法语、日语、汉语等多种语言,并多次再版。此书虽是写给洋人看的,但对中国人来说,也不无开茅塞 之效,书中部分论点今天看来容或流于一家之言,颇有商榷的余地,但总能帮助我们较好地参透自家的民族性,诚然开卷有益。

《中国人的精神》选段

本书的目的,是去尝试解释中国文明的精神并揭示其价值。在我看来,如今要想评估一个文明的价值,我们最应关注的问题不是其所建造的或能建造的城市是如何宏伟,建筑是如何华丽,道路是如何通达;不是其所制造或能制造的家具是如何典雅舒适,仪器、工具或者设备是如何巧妙实用;甚至也与其创造的制度、艺术和科学无关:为了评估一个文明的价值,我们应该探求的问题是人性类型,也即这种文明产生了什么类型的男人和女人。事实上,男人和女人——人的类型——是文明的产物,正是它揭示了文明的本质和个性,可以说,揭示了文明的灵魂。如果文明造就的男人和女人揭示了文明的本质、个性和灵魂,那么,男人和女人使用的语言则揭示了男人和女人的本质、个性和灵魂。有句关于文学创作的法国谚语如此说到:“风格即其人”。因此,我把三件事:真正的中国人,中国妇女,中国语言——作为本书前三章的标题,以此来解释中国文明的精神并揭示其价值。


我们举的中国人特性的最后一例,是其缺乏精确的习惯。这是由亚瑟·史密斯提出并使之得以扬名的一个观点。那么中国人缺少精确性的原因又何在呢?我说依然是 因为他们过着一种心灵的生活。心灵是纤细而敏感的,它不象头脑或智慧那样僵硬、 刻板。实际上,中国人的毛笔或许可以视为中国人精神的象征。用毛笔书写绘画非常困难,好像也难以准确,但是一旦掌握了它,你就能够得心应手,创造出美妙优雅的书画来,而用西方坚硬的钢笔是无法获得这种效果的。


最后,让我们考察中国人的另外一个特征——缺乏精确,约瑟·史密斯因向世人揭示了它而闻名。那么在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中缺乏精确的原因是什么呢?我还要说,原因就是因为中国人过着一种心灵生活。心灵是精细和敏感的微妙平衡。它不像是坚硬、僵化、严格的仪器的头脑或者理智。你不可能像用头脑或者理性一样,用心灵也作如此稳定、如此严格的思考。至少要做到这一点,是非常困难的。事实上,中国毛笔,这种柔软的刷子,可以作为中国心灵的符号。它非常难于书写和作画,而一旦你掌握它的用法,你可以用它以一种硬钢笔无法做到的优美和雅致来书写和作画。

象儿童一样过着心灵生活的中国人,对抽象的科学没有丝毫兴趣,因为在这方面心灵和情感无计可施。事实上,每一件无需心灵与情感参与的事,诸如统计表一类的 工作,都会引起中国人的反感。如果说统计图表和抽象科学只引起了中国人的反感, 那么欧洲人现在所从事的所谓科学研究,那种为了证明一种科学理论而不惜去摧残 肢解生体的所谓科学,则使中国人感到恐惧并遭到了他们的抑制。

正义和礼法,即dasRechtunddieSchichlichkeit,是中国孔子教导我们中国人的好公民宗教的本质;礼法,更是中国文明的本质。希伯来人的文明宗教教导欧洲人正义的知识,但没有教导礼法;希腊文明教导欧洲人礼法的知识,但没有教导正义。而中国的文明信仰同时教导了中国人正义和礼法——dasRechtunddieSchicklichkeit。希伯来《圣经》,是欧洲人建立现代文明的文明设计图,教导欧洲人爱正义,做公正的人,做正确的事。但中国的圣经——中国的四书五经,孔子为我们中国人留下的文明设计图,也教导我们爱正义,做公正的人,做正确的事,不过补充道:“爱正义,做公正的人,做正确的事——但要合乎礼法”。简言之,欧洲宗教说:“做好人”。可中国信仰说:“做守礼的好人”。基督教说:“爱别人”。可孔子说:“爱人以礼”。


我说,中国的人性类型给你的整个印象是他的文雅,那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文雅。当你分析真正的中国人身上的这种难以言表的文雅品质时,你会发现这是善解人意和通情达理两种东西结合的产物。我曾把中国的人性类型与驯化动物作比较。那么是什么使得驯化动物如此不同于野生动物呢?在驯化动物的身上我们可以找到一种人类特有的东西。这种有别于动物的人类特性是什么呢?是通情达理。驯化动物的通情达理不是思想才智。它也不是通过推理得到的理智。它也不是天生的才智,比如狐狸的聪明,狐狸的狡猾,知道去那里可以找到小鸡吃。狐狸天生的聪明是所有的野生动物都拥有的那种聪明。但驯化动物身上的这种可称为人类才智的东西,非常不同于狐狸的狡猾或动物的聪明。驯化动物的通情达理不是来自推理,也不是天生的,而是来自同情,来自一种爱和依恋的感觉。纯种的阿拉伯马能理解它的英国主人,不是因为他学过英语语法或者它天生懂英语,而是因为它爱和依恋它的主人。这就是我所谓的人类智慧,这显然区别于狐狸纯粹的狡猾或者动物的聪明。是否拥有这种人类品质是驯化动物和野生动物的区别。同样,我要说,正是善解人意和通情达理,赋予中国的人性类型、真正的中国人难以言表的文雅。


我要说,孔子,当他为中国文明挽救了图纸和设计时,为中华民族做了伟大的工作。但这并不是孔子为中华民族所做的主要的和最伟大的工作。他所做的最伟大的工作是,通过挽救他们文明的图纸和设计,他对文明的设计做了一个新的综合、一个新的解释,在这个新的综合里,他给了中国人真正的国家观念——国家的一个真正的、理性的、永恒的、绝对基础。
不过,古代的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现代的卢梭和赫伯特·斯宾塞也给出了文明的综合,并试图提出真正的国家观念。那么我提到的欧洲伟人们所做出的哲学这种文明的综合,与作为儒教的哲学和道德体系文明的综合有什么不同?在我看来,有如下不同。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以及赫伯特·斯宾塞的哲学没有成为宗教或者宗教的等价物,没有成为一个民族或国家大众可接受的信仰,而儒教则成为中国如此众多的大众的一种宗教或者宗教的等价物。我这里提到的宗教,我所谓的宗教,不是在这个词的欧洲狭窄意义上使用的,而是在更为宽泛的普遍意义上使用的。歌德说:“唯有民众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生活;唯有民众过着真正的人的生活”。现在,当我们在宗教这个词的宽泛的普遍意义上使用它时,我们意指的是一种有行为规范的教导体系,正如歌德所说,是被人类大众或者最少被一个民族或国家的民众,作为真理和约束接受的东西。在这个词的宽泛的和普遍的意义上来讲,基督教和佛教都是宗教。在这种宽泛和普遍的意义上,如你们所知,儒教成了一种宗教,因为它的教导被认为是真理,他的行为规范已经被整个中国种族和民族当作约束,而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和赫伯特·斯宾塞的哲学即便在这种宽泛和普遍的意义上也没有成为宗教。我说,这就是儒教与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和赫伯特·斯宾塞的哲学的不同——一种依然是学者的哲学,另外一种却成了整个中华民族的大众、包括中国学者的宗教或者宗教的等价物


欲窥该书全豹,推荐访问:

《中国人的精神》英文版

http://yuedu.163.com/source/3af4591283c2402189e09d4a1a1c336f_4

(阅读此版,可同时吸收到典雅而漂亮的英文,一举两得。)


《中国人的精神》中文版

http://haoduu.com/TXT/down_322.html#1


       辜鸿铭曾以五言古体诗体裁译出英国诗人威廉·科柏(William Cowper,1731—1800)的一篇代表作,该诗原名《布贩约翰·基尔平的趣事》(The Diverting History of John Gilpin,Linen Draper),辜氏改以《痴汉骑马歌》名之,是近代用传统中国诗的形式译西洋诗的典范。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ec3fe580102v3ch.html


        辜鸿铭译西洋诗《古舟子咏》

The Rime of the Ancient Mariner
古舟子咏

Samuel Taylor Coleridge
塞缪尔·T·柯勒律治

http://zhfx163.blog.163.com/blog/static/606421212010112021353365/


文以养心文库(卷七)

http://chuqk.blog.163.com/blog/static/20298102120156249392252/


文以养心文库 

http://chuqk.blog.163.com/blog/static/2029810212014826003686/


本博精华录http://chuqk.blog.163.com/blog/static/202981021201351105252411/

博主游记合集   :  http://chuqk.blog.163.com/blog/static/202981021201410503643845/

  评论这张
 
阅读(111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