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云天沙龙

网海有限,偶遇不是缘分!

 
 
 

日志

 
 
关于我

1960年代,常徜徉于香港山水之间。 1970—90年代,频繁穿梭荡游于台峡两岸的锦绣河山,尤喜探游穷乡僻壤与深山老林。 2000年,开始走出神州,出闯东南亚诸国,吮吸异国风情。 平生最爱寄情于水于云于天于林莽,宗大自然为师。 闲时钟爱饱览散文游记,藉以神游天下。

网易考拉推荐

冰清玉洁一冰心(一)  

2011-12-05 09:25:00|  分类: 鸿文荟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冰心是博主从少年时代便深深迷上的作家。她那尽显女性温婉柔情一面的,冰清玉洁的水灵灵的文体,可谓独步天下,至今找不出第二人。

冰心早年的作品,散文获得的成就比较高。她自己也说:我知道我的笔力,宜散文而不宜诗。这说明她自己也对散文更为喜爱。较早期的一篇《笑》,以及后来的《梦》、《往事()》、《寄小读者》、《山中杂记》等,都能给读者一种近似抒情诗和风景画的美感,都成为了她脍炙人口的散文经典。

    有前人评说:  冰心对文体的独特追求是白话文言化中文西文化两化之中,前者占据主导地位。白话文言化包含着语言词汇和章句构造两个层面上的。冰心的语汇是白话与文言词汇的综合,特点是白中夹文、文白杂糅。文言词汇的运用,特别是大量古书语的直接引用,使冰心的文学语言具备了精炼简洁、蕴涵丰富的显著特征。而古书语与白话的融合,则是通过情感抒发实现的。这是白话文言化在语言词汇层面上的特点。」

    何谓白话文言化,且来看看以下的例子吧:

“远远听得楼栏下人声笑语,忽然感到家乡渐远。繁星闪烁着,海波吟啸着,凝立悄然,只有惆怅。”

“过泰安府以后,朝露还零。各站台都在浓阴之中,最有古趣,最清幽。”

风飒,我的垂在胸次。我竟恨了西半球的月,一次是中秋前后夜,第二次便是在了,我竟不知明月能人至此!”

黄昏睡起,闲走着绕到西边回廊上,看一个病的女孩子。”

“草上的薄冰,踏着沙沙有这时节,林影沉中,我凝然黯然,如有所戚。”

    这种偶然显露的白话文言化的笔法,给文章带出一股凝练潇洒的意趣。

    论者认为冰心作品的风格可分几个阶段,但博主还是偏爱她早年的清灵隽丽的浪漫主义文体。近代作家中,令博主拜倒的,冰心是第一人。一部《寄小读者》,当年令我这个小读者捧读再三,几至能背诵。

 

     

 冰心散文选读

    今夜林中月下的青山,无可比拟!仿佛万一,只能说是似娟娟的美女,虽是照人的明艳,却不飞扬妖冶;是低眉垂袖,璎珞矜严。

   流动的光辉之中,一切都失了正色:松林是一片浓黑的,天空是莹白的,无边的雪地,竟是浅蓝色的了。这三色衬成的宇宙,充满了凝静,超逸庄严;中间流溢着满空幽哀的神意,一切言词文字都丧失了,几乎不容凝视,不容把握!

   今夜的林中,决不宜于将军夜猎─那从骑杂沓,传叫风生,会踏毁了这平整匀纤的雪地;朵朵的火燎,生寒的铁甲,会缭乱静冷的月光。

   今夜的林中,也不宜于燃枝野餐─火光中的喧哗欢笑,杯盘狼藉,会惊起树上稳栖的禽鸟;踏月归去,数里相和的歌声,会叫破了这如怨如慕的诗的世界。

  今夜的林中,也不宜于爱友话别,叮咛细语─凄意已足,语音已微;而那抑郁缠绵、作茧自缚的情绪,总是太“人间的”了,对不上这晶莹的雪月,空阔的山林。

   今夜的林中,也不宜于高士徘徊,美人掩映------纵使林中月下,有佳句可寻,有佳音可赏,而光雾凄迷之中,只容意念回旋,不容人物点缀。

     我倚枕百般回肠凝想,忽然一念回转,黯然神伤……今夜的青山只宜于这些女孩子,这些病中倚枕看月的女孩子!

     假如我能飞身月中下视:依山上下曲折的长廓,雪色侵围阑外,月光浸着雪净的衾愁,有如丝的乡梦,有幽感,有澈悟,有祈祷,有忏悔,有万千种话……山中的千百日,山光松影重叠到千百回,世事从头减去,感悟逐渐侵来,已滤就了水晶般清澈的襟怀。这时纵是顽石钝根,也要思量万事,何况这些思深善怀的女子?

     往者如观流水——月下的乡魂旅思:或在罗马故宫,颓垣废柱之旁;或在刀里长城,缺堞断阶之上;或在约旦河旁;或在麦加城里;或超渡莱茵河,或飞越洛玑山;有多少魂销目断,是耶非耶?只她知道!

    来者如仰高山——久久的徘徊在困弱道途之上,也许明日,也许今年,就揭卸病的细网,轻轻的试叩死的铁门!

    天国泥犁,任她幻拟:是泛入七宝莲池?是参谒白玉帝座?是欢悦?是惊怯?

    有天上的重逢,有人间的留恋,有未成而可成的事功,有将实而仍虚的愿望;岂但为我?牵及众生,大哉生命!

    这一切,融合着无限之生一刹那顷,此时此地的,宇宙中流动的光辉,是幽忧,是澈悟,都已宛宛氤氲,超凡入圣——万能的上帝,我诚何福?我又何辜?……

 

                                   二、三○夜,一九二四,沙穰。

 

本博更多精采博文:

http://chuqk.blog.163.com/blog/static/202981021201351105252411/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