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云天沙龙

网海有限,偶遇不是缘分!

 
 
 

日志

 
 
关于我

1960年代,常徜徉于香港山水之间。 1970—90年代,频繁穿梭荡游于台峡两岸的锦绣河山,尤喜探游穷乡僻壤与深山老林。 2000年,开始走出神州,出闯东南亚诸国,吮吸异国风情。 平生最爱寄情于水于云于天于林莽,宗大自然为师。 闲时钟爱饱览散文游记,藉以神游天下。

网易考拉推荐

途中  

2011-11-05 11:43:00|  分类: 鸿文荟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要推介的文章,是一篇阐述哲理的散文,却又跟旅行大有关系。

    名作家梁遇春在这篇《途中》,把他自己在旅途上所见所闻而产生的好些感慨,娓娓道来,文中一些观点颇富有启发性,可供喜爱旅游的人们拿来参详玩味一番。例如:「只有自己发现出的美景对着我们才会有贴心的亲切感觉,才会感动了整个心灵,而这些好景却大抵是得之偶然的,绝不能强求。」便很有点意思,颇值得推敲。

  有人评价梁遇春的散文像「星珠串天,处处闪眼」,这因为他的文章总是以其精妙的笔锋结合渊博的知识,给读者带来美的享受。

  全文颇长,这里只节录出一部分。不过鄙意私底下觉得,文中好像略嫌一次过旁徵博引太多,有点儿破坏文气。

 

途中

  了解自然,便是非走路不可。但是我觉得有意的旅行倒不如通常的走路那样能与自然更见亲密。旅行的人们心中只惦着他的目的地,精神是紧张的,实在不宜于豁然地接受自然的美景。并且天下的风光是活的,并不拘泥于一谷一溪,一洞一岩。旅行的人们所看的却多半是这些名闻四海的死景,人人莫名其妙地照例赞美的胜地。旅行的人们也只得依样葫芦一番,做了万古不移的传统的奴隶。这又何苦呢?并且只有自己发现出的美景对着我们才会有贴心的亲切感觉,才会感动了整个心灵,而这些好景却大抵是得之偶然的,绝不能强求。所以有时因公外出,在火车中所瞥见的田舍风光会深印在我们的心坎里,而花了盘川,告了病假去赏玩的名胜倒只是如烟如雾地浮动在记忆的海里。今年的春天同秋天,我都去了一趟杭州,每天不是坐在划子里听着舟子的调度,就是跑山,恭敬地聆着车夫的命令,一本薄薄的指南隐隐地含有无上的威权,等到把所谓胜景一一领略过了,重上火车,我的心好似去了重担。当我再继续过着我通常的机械生活,天天自由地东瞧西看,再也不怕受了舟子,车夫,游侣的责备,再也没有甚么应该非看不可的东西,我真快乐得几乎发狂。西泠的景色自然是渐渐消失得无影无踪,可惜消失得太慢,起先还做了我几个噩梦的背景。当我梦到无私的车夫,带我走着崎岖难行的宝石山或者光滑不能住足的往龙井的石路,不管我怎样求免,总是要迫我去看烟霞洞的烟霞同龙井的龙角。谢谢上帝,西湖已经不再浮现在我的梦中了。而我生平所最赏心的许多美景是从到西乡的公共汽车的玻璃窗得来的。我坐在车里,任它一上一下,一左一右地跳荡,看着老看不完的十八世纪长篇小说,有时闭着书随便望一望外面天气,忽然觉得青翠迎人,遍地散着香花,晴天现出不可描摹的蓝色。我顿然感到春天已到大地,这时我真是神魂飞在九霄云外了。再去细看一下,好景早已过去,剩下的是闸北污秽的街道,明天再走到原地,一切虽然仍旧,总觉得有所不足,与昨天是不同的,于是乎那天的景色永留住我的心里。甜蜜的东西看得太久了也会厌烦,真真的好景都该这样一瞬即逝,永不重来。婚姻制度的最大毛病也就是在于日夕聚首;将一切好处都因为太熟而化成坏处了。此外在热狂的夏天,风雪载途的冬季我也常常出乎意料地获到不可名言的妙境,滋润着我的心田。会心不远,真是陆放翁所谓的「何处楼台无月明」。自己培养有一个易感的心境,那么走路的确是了解自然的捷径。

  「行」,不单是可以使我们清澈地了解人生同自然,它自身又是带有诗意的,最浪漫不过的。雨雪霏霏,杨柳依依,这些境界只有行人才有福享受的。许多奇情逸事也都是靠着几个人的漫游而产生的。《西游记》,《镜花缘》,《老残游记》,Cervantes的《唐吉诃德先生》,Swift的《海外轩渠录》,Bunyar的《天路历程》,Cowper的《痴汉骑马歌》,Dickens的‘Pickwick Papers’, Byron的‘Childe Harold?s Pilgrimage’,Fielding的‘Joseph Andrews’, Gogols的‘Dead Souls’等不可一世的杰作没有一个不是以「行」为骨子的,所说的全是途中的一切,我觉得文学的浪漫题材在爱情以外,就要数到「行」了。陆放翁是个豪爽不羁的诗人,而他最出色的杰作却是那些纪行的七言。我们随便抄下两首,来代我们说出「行」的浪漫性罢!

 

衣上征尘杂酒痕  远游无处不销魂

此身合是诗人未  细雨骑驴入剑门

            剑南道中遇微雨

 

行遍梁州到益州  今年又作度泸游

江山重复争供眼  风雨纵横乱入楼

人语朱离逢峒獠  棹歌欸乃下吴州

天涯住稳归心懒  登览茫然却欲愁

            南定楼遇急雨

 

  因为「行」是这么会勾起含有诗意的情绪的,所以我们从「行」可以得到极愉快的精神快乐,因此「行」是解闷消愁的最好法子,将濒自杀的失恋人常常能够从漫游得到安慰,我们有时心境染了凄迷的色调,散步一下,也可以解去不少的忧愁。How thorne 同Edgar Allen Poe最爱描状一个心里感到空虚的悲哀的人不停地在城里各条街道上回复地走了又走,以冀对于心灵的饥饿能够暂时忘却,Dostoivsky的《罪与罚》里面的Raskolinkov犯了杀人罪之后,也是无目的到处乱走,仿佛走了一下,会减轻了他心中的重压。甚至于有些人对于「行」具有绝大的趣味,把别的趣味一齐压下了,Stevenson的《流浪汉之歌》就表现出这样的一个人物,他在最后一段里说道:「财富我不要,希望,爱情,知己的朋友,我也不要;我所要的只是上面的青天同脚下的道路。」

Wealth I ask not, hope nor love,

Nor a friend to know me;

All I ask, the heaven above

And the road below me.

 

  Walt Whitman 也是一个歌颂行路的诗人,他的《大路之歌》真是「行」的绝妙赞美诗,我就引他开头的雄浑诗句来做这段的结束罢!

A foot and Light-hearted I take to the open road,

Healthy, free, the world before me,

The long brown path before me leading wherever I choose.

 

 本博更多精采博文:

http://chuqk.blog.163.com/blog/static/202981021201351105252411/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